美食
数码
生活
健康
职场
情感
母婴
时尚
萌宠
百科
专题
关闭
失去贞操我被丈夫疯狂报复
2022-07-04

这个时代,有很多人很开放,有的人反而更加保守,一个人在婚前如果做出了一些不好的行为,可能会对以后的婚姻产生重要的影响。

我不忍心欺骗姜斌,做出了一个几乎毁了一生的决定。我把失身的事告诉了他。

迷失在“真爱”里

认识姜斌的时候,我刚刚从一场伤筋动骨的爱情中解脱出来。那个男人在夺走了我的少女之梦的同时,也夺去了我的少女之身。那时我22岁,正在读大三。

姜斌原来是爸爸的同事,因为怀才不遇离开了那个县城的文化馆,考取了省城的公务员。他比我大6岁。奶奶说,属猴的女人千万别找属虎的男人,不然会被欺负一辈子。我彻底忘了这句话,在姜斌第一次吻我的时候。

他很聪明,尤其是文笔不错,特别喜欢鲁迅的文章,写作的风格也有一点点像,用他的话说“只声讨黑暗,绝不歌唱光明”。父母知道了我们俩在谈恋爱,来了几次信劝说我。找爱人不能光凭感觉,一定要看好这个人,心胸是不是宽广,性格是不是健康。但是刚刚在失败的恋爱中被打击得晕头转向的我,仿佛抓住救命稻草一般认定了这个大哥哥一样的男人。况且,心里还有个声音告诉我,一个失去了贞操的女孩,还要找什么样的人呢?

一个暖风习习的夜晚,在姜斌的宿舍里,他抱着我。能清楚地感觉到一个成熟男人的力量,要喷发的那种力量。他疯狂地吻我,说:“晓阳,你注定是我的,我太喜欢你了……”我的血也在上涌,手脚几乎没了知觉,同时泪流满面。

我不忍心欺骗姜斌,做出了一个几乎毁了一生的决定。我把失身的事告诉了他。

他听了那几句话,仿佛被电击了一样,慢慢坐起来,点了一支烟。那天晚上其余的时间,我的感觉只有一个字:冷。

过了两天,姜斌来找我。不想再见他。他就一直在楼下等,每隔两分钟求一个路过的女同学捎话(你知道那时大学女生宿舍是不允许男人进的)。在第16次敲门声响起的时候,我终于忍不住了。走下楼,他见我出来,走过来一把抱住我。

“晓阳,我不能没有你。你没骗我,这就好。我要你今后也永远不能骗我!”

大学毕业后,我到了一所职业学校工作,不久就和姜斌结了婚。

幸福背后的阴影

结婚的那天,姜斌喝了很多酒。客人都走了,姜斌也醉倒了。他躺在床上,竟呜呜地哭了起来。我过去拥住他,以为他哪里不舒服。他却在喃喃地说:“谁他妈知道我苦哇,我相中的女人偏偏不是我的……”我无语,我以为他早已放下了那件事,这时才知道我有多天真。也许,他一辈子都放不下了。我第一次觉得我们这个婚姻笼罩着难以摆脱的阴影。

实际上姜斌没有我想像的那么强大。偏执的个性使他很难在人际关系复杂的机关混得好,他总是愤世嫉俗,总是怀才不遇。有段时间,每天下班回到家里,就能见到他阴郁的脸,听他说一些“某某又整他了”或自己文采四射的文章被退回来之类的话。“晓阳,你是这个世界上惟一属于我的人,你不会也背叛我吧?”一天他突然盯着我问了这么一句。

他的眼神像钻一样,让人感到不舒服。“姜斌,为什么你对谁都不信任呢?为什么我感觉不到有人在整我?从自己的身上找找原因好吗?”

话一出口我就知道说坏了,姜斌突然大吼了起来:“你没资格说这话,为了你,我受够了!”

巨大的羞辱让我发狂,“姜斌,你太无理了。如果你受不了,当初为什么要娶我?”我站起身要往外冲,只想远远地躲开这些伤人的话、这个伤人的人。

也许是因为心里有阴影在作怪,我们的性生活一开始就怪怪的。姜斌每一次直来直去,好像我不是他的妻子,而是他的敌人,或者是一件供他解恨的东西。一天晚上,他在外面喝了酒,一回来拉过我就剥我的睡衣。我使劲挣脱了他的怀抱。他喷着满嘴的酒气再次靠过来,一下把我推倒在床上:“晓阳,你是我媳妇,你知不知道?”

望着身边这个丑陋的男人,我第一次委屈得哭出声来。

他的另一面让我疑惑

我发现自己怀孕了。因为本来想好好干一阵工作再要孩子,这次意外怀孕让我有点不知所措。姜斌知道后竟然兴奋得跳了起来,阴郁的脸上露出了好久不见的笑容。那天他特意买来排骨,难得地下了次厨房,煮了一大锅汤。我想,也许孩子的到来能给我们的小家带来快乐,能让我们的婚姻更温暖些吧,下定了生下这个小孩的决心。

最初的几个月是平静的,要做父亲的念头使姜斌整个人平和了许多,对我也关心得多了。那些日子我也觉得自己真是个幸福的女人。不久以后发生的一件事彻底打破了我的梦幻。在我临产前的两个月,姜斌的应酬突然多了起来。问他去了哪里,他说单位有事加班,但他的眼神闪闪烁烁。果然,那天他又次晚归,夹克衫上印着清晰的口红印。

“晓阳,听我解释,一帮文友相聚,我只是在逢场作戏而已。不管到什么时候,只有你才是我的,有时候一起到自己的老婆曾经不是我的,就想报复,但我不会对不住你的。”我该怎么办呢?

我第一次想到了离婚。女友说:“你老公那点事其实也不算什么。如果你没嫁人,我早就劝你离开他了,但现在你挺着个大肚子,我再那样说话就有点不负责任。另外晓阳,你也得学点驭夫之术,知不知道,好男人是管出来的,可不是惯出来的。”

他要给爱上把锁

女儿的降生,给我俩添了忙碌,添了压力,当然也添了快乐。转眼三个月的产假过去了,姜斌对我说。“晓阳,要不你干脆别上班了,先在家带两年孩子吧。”对一个职业女性来说,没有工作怎么行呢?

想来想去,我没有听姜斌的话。过了几天,我到家政公司请了一个小保姆。在女儿一周岁的时候,我迎来了自己生活中的一个重大转折。因为业务突出,我被选送到教委,帮忙筹备一个教改项目。也许是女儿的缘故,也许是阅历增加的缘故,这时的我,蜕去了女大学生那层青涩的皮,整个人变得成熟、丰满、有主意多了。我在新的单位很快也受到了领导和同事的肯定,有时晚上单位有应酬,领导常常点名让我参加。

一天晚上,正在家里给女儿洗澡,忽然接到一个电话,单位要接待总部来的几位客人。“徐晓阳,你都快成‘三陪小姐’了,还觉得挺光荣是不是?”在我收拾好要出门时,姜斌突然扔过来这么硬梆梆的一句话。我在他的叨唠中冲出了家门,那种好好工作、向上的热情一下子被泼了冷水,心里难过得要命。

在之后的日子里,姜斌心底那股说不出名堂的邪火压不住地往外涌。他开始天天检查我的皮包,检查我的电话本,甚至检查我的钱包。每次家里来电话都是他抢着去接,是女的交给我,是男的就刨根问底地审一番。不久,机关里的男同胞都知道我老公是个醋坛子,为了不找麻烦,大家都对我疏远了。我觉得自己在职场上丢尽了面子。

不知道从哪次开始的,当他再有要求时,我发现自己就有要呕吐的感觉,不仅没有快感,甚至难受得不行。终于我再也忍不了,“求你了,姜斌,我难受,放了我吧。”我闭着眼睛苦苦哀求。

“我让你难受,谁让你不难受?我是你老公,以前你怎么不难受?”姜斌放开我,点了一支烟,开始按照他的逻辑“审问”我。

“姜斌,你太过分了!你以为我和你一样像头牲口吗?”我终于忍无可忍,找到最难听的词来回击他。

这句话彻底把他激怒了,他一下冲过来,用两只手掐住我的脖子,他那变了形的脸让我感到恐怖,他不放手,我渐渐喘不过气来,失去了意识。

说不上过了多久,我听到姜斌在叫“晓阳,晓阳,宝贝,醒醒……”我与死神擦肩而过。

第二天,我请了假,带着女儿出了门。直到走进火车站,我都没想好要去哪里,抱着女儿那柔软幼小的身体,脸贴着她那细嫩的脸蛋,泪水弄湿了她的头发。去哪儿呢,让妈妈见我这副要死的样子吗?让同学去笑我自己当初的选择吗?我才27岁呀,为什么好好的生命要丢在这个男人手里?

还是回了妈妈家,我扑在妈妈的怀里号啕大哭。

姜斌一再打电话向我道歉。在妈妈的劝说下,几天后我带女儿回了家。这次回来,平静了一段日子,我和姜斌之间客气了许多。我曾试着和他沟通,跟他说我能理解他的心情,但是很奇怪,我对他再也温柔不起来,爱不起来。

因为孩子小,几年里一直过着家——单位——幼儿园三点一线的日子。终于有了一次出差的机会,我离家一周,虽然惦记女儿,但感到难得的轻松。回程时,在火车站候车室里,看到了当时正被炒得火热的一本小书《廊桥遗梦》。买了书在火车上读,一口气看完最后一页,我忍不住失声痛哭,为书中的角色,也为自己。我觉得孤独,难以抗拒的孤独。

下铺的一位先生一直在悄悄地盯着我,见我趴在铺上抹眼泪,默默地递上来一打餐巾纸。十几个小时的旅程结束了,我记住了这个来自南方的男人。还好,那个人和我不在一个城市,我每天依旧过着接送孩子、做饭洗衣、上班下班的日子,只是在脑子里虚构着一个情感的寄托。姜斌的存在似乎变得不那么重要了,他发脾气时我也能平和地面对了。

他是那么敏感的人,不可能看不出我的变化。那个男人给我打过两次电话,我告诉他不要打来了。凭着女人的直觉,如果真的发生些什么,受伤害的肯定是我。我的一段“出轨”的感情就这样不了了之。虽然心里想起来有些痛,但我知道这样是对的。我还是想和姜斌好好过日子,好好培养女儿。

离开是最好的选择

就在我调整心态,平静下来的时候。一天单位的机关党委书记找到我。这位大姐平时对我挺好的,总是夸我年轻有作为。这次却很严肃。她拿出一封打字的匿名信,让我自己先看看。

天啊,居然说徐晓阳这个人作风轻浮,不适合在机关工作,请求领导把我送回职业学校。

是谁这么卑鄙?我拿着信,心都要从胸口蹦出来了。我想说这是造谣,话还没说出口,就晕了过去。

醒来的时候在医院里。姜斌陪着我。但他的眼神一直躲着我。突然心里一颤,我什么都明白了。姜斌,我的丈夫,居然给自己的妻子扣上了“作风轻浮”的大帽子!

“晓阳,我只是不想失去你!对不起,我的本意不是要伤害你......”姜斌还要解释。我只觉得一切都变得那么好笑。眼前这个男人尤其好笑,像个小丑一样可笑!

我找到女友,请她帮我租了一个便宜点的小屋,开始了和女儿的独立生活。

离婚后,我带着女儿开始了独立的生活。不想说这段日子多么灿烂,那是不现实的。但也没有糟糕到不堪回首。我对自己的工作能力还是自信的,顺利策划完成了几个有影响的教育培训项目,现在已独立负责一个规模较大的培训中心,还在几个社会培训机构担任顾问,收入基本上够我和女儿的开销。陪女儿的时间不多,我只好又请了一个小保姆帮忙。我的女儿真是聪明懂事,她的琴弹得棒极了。现在上了小学,成绩也不错。如果说那段婚姻留给我什么财富的话,就是这个女儿,她是我的骄傲。

这几年里,有朋友不断地给我介绍“对象”,但不是年龄一大把,就是势利得要命。他们一次次打破了我对真爱的向往。为什么我一定要成家要嫁人呢?在几次不愉快的接触后,我不愿意再考虑这个问题了。

在对男人几乎失去兴趣的时候,我遇到了钟奇,一个比我年龄小一点的网络工程师。他很温柔,让我又一次找回了快乐,而我给了他一个成熟女人的关怀。我们很默契,约定他有了女朋友,或者我有了男朋友,就只做姐弟了。我想这样比较理智吧,如果我们真的投入了爱情,怕是眼前的这种平静又不存在了。

至于姜斌,我不知道他后来怎么样。时间磨去了一切,我对他没有了爱,也没有了恨。只是从心底,祝愿他能好。

也许婚姻前,我们要检讨下自己的行为,如果一个女人天性放荡不羁,又怎么能得到男人的心呢。反之也是如此,只有认真管住自己的行为才能更好的迎接爱情。

相关专题